六合图库最新下载
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老胡同最新章節列表 > 410、你該上路了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410、你該上路了

目錄 下一章 →
    “對!”

    楚牧峰整個人像是一柄鋒芒出鞘的利劍,沉聲說道:“我有個計劃,是這樣的……”

    “您放心,我和廣陵站無條件服從楚科長的調派安排。”在聽完計劃后,王天慶立即站起身表態道。

    “很好。”

    楚牧峰嘴角斜揚,浮現出一抹玩味笑容。

    “王站長,相信不用我說,你也知道這件事的分量,是局座親自過問的,要是辦成的話,對你而言是多大的功勞,所以我希望你能全力以赴,調派那些精兵強將參與這次行動。”

    “另外,將手頭的家伙都準備好,可別藏著掖著,要將他們一股腦全部殲滅,不能有漏網之魚!”

    “是!”王天慶摩拳擦掌道。

    “那就動起來吧,我現在要去一趟劍園,你秘密安排下,不要讓別人知道我的行蹤,就走你的那條密道吧!”

    “沒問題,我親自給您帶路。”

    王天慶點頭哈腰地說道。

    ……

    入夜。

    劍園。

    明月剛上枝頭,劍園這里已經是燈火通明,喧嘩熱鬧。

    來來往往的都是廣陵城中有頭有臉的人物,說起來都能讓百姓心生畏懼之輩。

    “呦呵,這不是靳老弟嗎?最近過的怎么樣?”

    “黃老板,你年前說的那事我想好了,就和你一起干了。”

    “徐科長,這新年還要拜托您多多照顧。”

    “嘿,這不是三爺嘛,您老也過來了啊!”

    “趙局長,承蒙您一年的關照,今晚一定要多敬您幾杯啊!”

    在劍園里面的客人都各自尋找著想要合作談話的對象,每個只要找到就會走上前來客套寒暄。

    像是這種聚會原本就是圖個喜慶,套個近乎,大家都是老江湖了,自然不會去計較往日過節,做些惹人厭煩的事來呢。

    何況今晚的主人公還是王天慶呢。

    “怎么樣,都安排好了嗎?”

    劍園的書房中,楚牧峰望著王天慶淡淡問道。

    “安排好了。”

    王天慶點點頭,神色有些遲疑地說道:“楚科長,真要這樣做嗎?那可是幾十條性命,是不是要有所顧忌啊?”

    “顧忌?”

    楚牧峰眉角斜揚,沉聲道:“我之前和你把話說得很清楚,釣魚就要有魚餌,沒有魚餌的話,你以為那些魚會輕易上鉤嗎?”

    “現在在劍園里面的那些魚餌,都是你篩選過,都是些欺壓百姓,為富不仁,死有余辜之輩,對吧?”

    “不錯!”

    王天慶低聲說道:“這些人不少手上都是有命案,平日里橫行無忌,都是法律無法去裁決的,所以全都邀請過來當魚餌。”

    “所以!”

    楚牧峰眼神銳利地望過來,語氣平緩而沉穩地說道:“王站長,我這是在幫你,幫你們廣陵城處理那些不好處理的角色。”

    “況且他們也未必會送命?沒準行動會很順利呢,那樣他們也都能活下來,你說對不對?”

    “是是,都聽您的。”王天慶連連點頭道。

    “人都安排好了吧?”

    “妥妥的。”

    說起這個王天慶拍著胸脯道:“弟兄們都已經在劍園密道和外面準備好,只要馬耀武他們敢來,肯定會一網打盡。”

    “嗯!”

    楚牧峰點點頭,轉身沖著東方槐說道:“你留下來配合王站長,記著,這次任務不必留活口,所以說不用考慮抓俘虜。”

    “是!”

    楚牧峰轉身離開,王天慶有點意外楚牧峰竟然不準備留下來督戰,但想到這里有東方槐在也是一樣的,便很快心安。

    “王站長,你應該去外面露露臉了。”東方槐抬起手腕,看了下手表提醒道。

    “嗯,這就去,這就去!”

    劍園的新年宴會開始舉行。

    楚牧峰真的不留下嗎?

    的確走了

    因為他今晚另有去處。

    早就在黑暗處等著的西門竹,看到楚牧峰走出來后恭敬道:“科長,咱們的人都已經準備好,隨時等待著那條魚入甕。”

    “那就過去吧。”楚牧峰平淡說道。

    “是!”

    ……

    力行社,廣陵站分部。

    站在這座靜悄悄的院子前面,馬耀武神色有些復雜。

    眼神中有懷念有憎恨有渴望有惱怒,但到最后這些情緒都徹底消失地無影無蹤,轉變為一種冷漠至極的寒意。

    “我估計他們都以為你會去劍園,沒誰能想到你竟然會來這里,現在的這里的防御力量應該很薄弱,咱們能輕松拿下。”

    木村多江站在旁邊,眼神灼熱地說道。

    馬耀武嘴角斜斜揚起一抹嘲諷弧度:“劍園那邊有楊有頃在,咱們的人已經混進去,時間一到,他們隨時都能夠展開刺殺。”

    “少佐閣下,我會來這里倒不是因為這里力量薄弱好拿下,而是因為劍園那邊是沒有挑戰性。”

    “想要讓廣陵站報廢,最好的辦法不是殺了王天慶,還要將這里炸掉!”

    “一座被炸毀的廣陵站,就像是一巴掌狠狠的扇在力行社的臉上,這樣做豈不是痛快至極?少佐閣下,你說呢?”

    “呦西,你說的很對!”

    木村多江翹起唇角,眼神深邃的說道:“兩線作戰,全面開花,咱們今晚就要給這廣陵站送上一份厚禮。”

    “馬耀武,等這次任務完成后,你就是我們木村家族的人了。”

    “謝謝木村少佐栽培!”馬耀武轉身恭聲道。

    木村多江低頭看了看表,揮手道:“好了,時間到,開始行動吧!”

    “哈依!”

    隨著他話音落地,木村多江身邊便冒出來十幾個身穿夜行服的手下,他們是這次過來的特戰隊的所有成員。

    木村多江是不會留有后手,迅速殲滅所有留守值班人員,然后炸掉這里撤退。

    計劃明確。

    “咱們也進去吧。”

    “好!”

    馬耀武緊緊地跟隨在木村多江身邊,手中拎著一把沖鋒槍,眼神冷厲的掃視向四周。

    當年有多喜歡現在就有多憎恨,他今晚就要將這里徹底毀掉,

    然而現實是殘酷的。

    砰砰!

    就在他們剛剛沖進大門,都沒有來及進入樓里面的時候,幾盞照明燈就毫無征兆地亮了起來。

    刺眼的燈光,照射的馬耀武他們全都下意識的閉上雙眼。

    緊隨其后就是密集如潮的槍聲。

    子彈像是不要錢般傾斜出去,剛才還充滿斗志,勝券在握的特戰隊隊員,轉眼間便全都被打成篩子,一個個倒地不起。

    “糟糕,中了埋伏,趕緊撤!”

    馬耀武低聲怒喝,轉身就要帶著木村多江逃走。

    但可惜的是,后面的道路也被抄了,外面隨即響起一陣槍聲和爆炸聲,將最后幾個人打死后,現場唯一能夠站著的只有不進不退的馬耀武。

    木村多江也已經中彈垂死。

    “救我!”

    這時候的木村多江哪里還有半點傲慢,揚起無力的手臂,眼神充滿渴求,張嘴噴出一口血來。

    “救你?”

    看著近在咫尺垂垂死矣的木村多江,馬耀武嘴角浮現出一抹苦笑,抬起手就是一槍爆頭,鮮血四散濺射開來。

    “不是你的話,我怎么可能背叛?是你害了我,我早就恨不得殺死你,現在總算是給了我一次機會,你去死吧!”

    跟著,馬耀武很果斷的就將槍扔掉,雙手高高舉起來,沖著前面噗通一聲跪倒在地,抬起頭大聲喊道:“別開槍,我投降。”

    嘩啦。

    一群特工從里面跑出來,沖著地面的島國死尸毫不留情的再開一槍,每一槍都是命中頭部,這樣做是為了以防萬一。

    畢竟就算是知道剛才橫掃了全場,可要是有誰還有半口氣,偷摸打個冷槍的話,因此受傷也太不值當。

    馬耀武被即刻戴上手銬。

    確定這里沒有危險后,西門竹才陪伴著楚牧峰走過來。

    “你就是影子馬耀武?”楚牧峰居高臨下的問道。

    “是我!”馬耀武坦然道。

    “西門,把這里的戰場交給廣陵站清掃,咱們先去里面的審訊室。”

    “是!”

    ……

    就在廣陵站總部這邊結束戰斗的時候,在劍園那邊戰斗也臨近尾聲。

    這場戰斗發生的很突然,沒有誰能想到,所以一時不備間,不少人被當場炸死的。

    不過王天慶卻是沒事的,畢竟提前有所準備,根本沒有絲毫慌亂,對于那些靠近的陌生人,一律直接擊斃。

    十分鐘后。

    劍園一片狼藉不堪。

    地面上橫七豎八的躺著很多具死尸,其中死者多數都是今晚前來參加晚宴的土豪劣紳,還有前來刺殺的殺手。

    他們都死得不能再死。

    “報告,沒有發現馬耀武的尸體!”

    聽了下面人的匯報,王天慶有些焦急道:“這王八蛋居然沒來,去哪呢?”

    “放心,王站長,馬耀武沒有在這里,就肯定會在你的站里面,科長在那邊盯著呢,不會出現意外的。走吧,咱們趕緊過去。”東方槐收起槍械道。

    “站里面,走走走,咱們趕緊去支援楚科長!”

    ……

    廣陵站審訊室。

    手臂受傷的馬耀武還在流血,空氣中彌漫著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道,但不管是他還是楚牧峰都沒有說想要止血的意思,就那樣任憑鮮血不斷流下。

    “我是不是必須得死?”馬耀武望著楚牧峰,語氣苦澀的問道。

    “對!”

    楚牧峰很冷靜的掃視過去,語氣嘲諷的說道:“你其實應該能想到這個,從你當初選擇背叛的那刻起,你就沒有了活路。”

    “今晚那些島國間諜要死,你也要死!馬耀武,在臨死之前你有什么話想說嗎?我可以代為轉告局座。”

    “楚牧峰,我其實很羨慕你的,這么年輕,前途一片大好啊!”

    望著楚牧峰,馬耀武自嘲一笑道:“你在特高課最近是挺出名的,很多人都知道你的名字,畢竟你不但是在北平城搗毀了那么多間諜小組,更是在來到金陵城后就將夏組毀掉。”

    “給你說這個,是想告訴你,最好小心謹慎點,你已經被特高課列入必殺名單行列,遲早會有人前去殺你的。”

    “多謝告知。”

    楚牧峰回視著,慢慢問道:“我從局座的口中聽說過你的名字,也從處座的口中知道你的很多事,你這樣的人按理來說是不怕死,可為什么會被策反呢?”

    “你知道嗎?因為你的策反,局座是如何爆發雷霆大怒的。這說明什么明你在局座心中的地位是很重要的,你當初就沒有想過,要是說被策反的話,局座會多失望。”

    “我想過。”

    提起局座,馬耀武的眼中就流露出一種傷感和悔意,他能有現在的成就,和任何人都沒有關系,就是戴隱一手提拔起來的,他是戴隱的嫡系。

    但沒有辦法,誰讓他最后還是妥協投降呢?

    從投降的那刻起,他就知道自己這輩子永遠都別想見到戴隱。

    “但現在說這些已經遲了,你不是說要轉告我的話嗎?就請你幫著我給局座說句話:這輩子我馬耀武辜負了他的知遇之恩,下輩子做牛做馬來償還吧!”

    “放心吧,馬耀武,這話我是肯定會轉告給局座,除此之外,你難道沒其他想說的嗎?比如說這次特高課派來廣陵城的人數,在這里你們有沒有誰接應。”

    “這些情況難道你還想帶進墳墓里嗎?”楚牧峰冷聲問道。

    臉色蒼白的馬耀武咬咬牙,帶著幾分恨意道:“我們在這里有接應的,就在廣陵城外平安鎮上,是一家釀酒坊……”

    “特高課那邊我知道的秘密并不多,只知道這次被安排過來執行這個任務是要徹底毀掉廣陵城的力行社分部,其余的以著我的身份,也沒有可能接觸到……”

    等馬耀武全部說完后,楚牧峰便揚起手臂,淡淡說道。

    “你該上路了。”

    “謝謝。”

    砰!

    一聲槍響,馬耀武身死審訊室。

    在過來前唐敬宗的話說的很明確,抓到馬耀武,直接一槍打死,這是局座的命令,他必須執行到底。

    馬耀武不能活。

    “將這里收拾下!”

    楚牧峰拿出照相機拍了兩張照片后就淡然說道。

    “是!”

    差不多十五分鐘后,王天慶也帶著大部隊匆匆趕了回來。

    看到外面的爆炸痕跡以及滿地堆放著的死尸后,他心里充滿忐忑,別這時候楚牧峰這邊出什么岔子。

    當他快步走進樓內,發現楚牧峰安然無恙后,懸著的心這才放了下來。

    楚牧峰沒事,那有事的自然就是馬耀武了。

    “楚科長,你沒事真是太好了,我還怕自己回來晚了!”王天慶緊緊抓住楚牧峰的手道。

    “不晚,正好!”楚牧峰笑了笑道。

    “王站長,今晚行動圓滿成功,我剛剛已經打電話,向金陵方面稟告過,我們處長非常滿意,他讓你我二人明天動身回金陵城做當面報告。”

    “你那邊要不要將行動報告準備準備呢。”楚牧峰笑吟吟的說道。

    王天慶手一揮,理所當然般地說道:“嗨,楚科長,我有什么好準備的,我的所有行動都是在您的領導下進行的,您的話就是我的行動報告書。”

    “那就由我來寫?”

    “當然是您來!”王天慶姿態擺得很端正。

    “那兩邊的收尾就辛苦王站長了,我先回去了!”楚牧峰點點頭說道,他還有個正事要去辦。

    “沒問題,您趕緊歇著去吧!”

    王天慶是滿臉堆笑,心里暗暗慶幸:今晚這場新年宴會辦得太值當了。

    不但是將前來偷襲暗殺的馬耀武他們一伙兒全都殺死,更是將廣陵城中和自己不對路的一些家伙也借機鏟掉。

    以后這座廣陵城我看還有誰敢和自己對著來?

    對了,那些家伙都是有點家底的,回頭可得好好收羅收羅。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

    ……

    平安鎮,小釀酒坊。

    木村正男正在來回走動,一想到木村多江正在行動,就無法安然入眠。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就是突然覺得有些心神不寧。

    他是負責安排后路,為了保密所以根本沒有露面,只是負責提供交通工具,其余的事都要靠木村多江去完成。

    難道他們精心謀劃的行動會失敗嗎?

    木村正男使勁搖搖頭,將這種想法拋之腦后,我真的是想多了,弟弟的計劃很周密,斷然不會出現問題,他們肯定能將廣陵站搗毀的。

    砰!

    帶著這樣的想法,有些尿意的木村正男走出門,都沒有能來及走到茅坑的時候,黑暗中猛然跳出兩道身影。

    他們的動作非常敏捷,出手便是雷霆萬鈞,絲毫沒有給木村正男任何反應的時間,便將他一擊掀翻在地。

    “糟糕!壞事了!”

    這是木村正男昏迷之前惟一想到的事。

    ……

    次日。

    廣陵城大街小巷都開始沸騰起來。

    畢竟昨晚發生的槍戰是無論如何都難以遮掩住的,再說昨晚是死了很多城里的大人物的,所以想要把這事當成小事化解掉也是不現實的。

    “我給你們說昨晚城南的小刀會可熱鬧了,他們的老大死在劍園了,整個幫會都吵翻天了。”

    “誰說不是呢,城西的長龍社也是差不多的情況。”

    “我感覺咱們廣陵城的這些勢力要迎來一次大洗牌,你們就等著瞧吧,很多牛鬼蛇神都會蹦達出來鬧事的,這下要瘋了。”

    “我就想知道,是誰殺死的他們。”

    “這個我知道,據說是島國間諜動的手,他們過來是想要報復咱們,沒想到這次還是全軍覆沒了。”

    “那幫島國間諜死了?”

    “當然,全部死光光!”

    “死的好啊,這幫遭千刀的家伙,死絕了才好!”

    ……

    楚牧峰對這樣的情況是早就有所預料的,畢竟昨晚死掉了一些人,要是說廣陵城還能繼續保持著穩定的話才是怪事。

    不過這樣也不會造成什么騷亂,充其量就都是各個幫會換個話事人而已。

    根本不算事兒。

    不過這倒是一個機會。

    車上,楚牧峰瞇縫著雙眼,手指敲擊著膝蓋,若有所思的問道:“廣陵城這邊是不是很亂?那些地下勢力全都是一盤散沙?”

    “也不能這樣說吧。”

    坐在旁邊的王天慶輕描淡寫的說道:“廣陵城中的地下勢力也是有章法的,東南西北四個城區分別都有一個大型幫會壟斷。”

    “其余那些小勢力分散在其中,仰其鼻息,不過他們也就是欺負欺負小老百姓,沒誰有膽量敢豪橫的。”

    這話就看出來王天慶的強勢。

    他壓根就沒有將那些些人當回事。

    “這一路上閑著也是閑著,王站長,你給我講講廣陵城一些情況吧?”

    “好啊!”

    ……

    金陵城,力行社總部。

    局長辦公室。

    “局座,您真的英明,安排楚牧峰去做這是,這小子去了就給辦成了。”

    “馬耀武那個叛徒被一槍擊斃,前去動手的島國人也全部被殲滅。這還不算,楚牧峰還順手抓了個潛伏的間諜。”

    “這個間諜早就埋伏在廣陵城外,這次就是他負責接應馬耀武他們的。我想楚牧峰沒準從他嘴里能挖出來點什么有價值的情報,就算是沒有,逮住一個間諜也是個大功一件。”

    唐敬宗畢恭畢敬的站著說話,毫不掩飾自己的贊賞和肯定。

    “牧峰這家伙辦事的確牢靠,關鍵時刻能派上用場。”

    戴隱也不由由衷的肯定,這事換做別人去做或許也能做成,但交給楚牧峰卻能做得更快更好,這不,明明是去鋤奸的,這小子還順手牽羊又帶回來個間諜。

    只是想到馬耀武的事,戴隱就有些心煩。

    “他們什么時候到?”

    “早上出發的,下午應該能到。”

    “到了直接讓他們過來。”

    “是!”

    下午二點,楚牧峰他們總算是抵達力行社總部,去面見戴老板。

    將事情經過簡單的匯報了一遍后,楚牧峰便望著戴隱低聲說道:“局座,馬耀武在臨死前讓我轉告給您一句話。”

    “說!”戴隱淡淡道。

    “他說這輩子辜負了您的知遇之恩,下輩子做牛做馬來償還吧!”

    楚牧峰慢慢說完這話后,捕捉到戴隱的神情有所緩和,便繼續說道:“局座,馬耀武是叛徒這事不假,但我能抓住木村正男也是因為他的情報。”

    “此外他還交代了特高課的一些事,要是說能確定的話,將會對咱們揪出金陵城的潛伏間諜發揮作用。”

    “嗯,算他還有點良心。”戴隱一筆帶過,不再去想這事。

    “牧峰,你這次的任務完成得很好,先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吧。”

    “是!”

    楚牧峰敬禮后轉身離開。

    他是不會提出任何要求,該給的話,戴隱肯定會給,要是自己主動去要,反而是落得下乘。

    ——————

    最后三天,大家有票別浪費了!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六合图库最新下载
美国德州扑克玩法 黑龙江快乐10分玩法 香港马会内部一波中特免费下载 天津快乐十分 qq分分彩是什么 平特精版图 31选7 不用收徒弟的赚钱app 中国体育彩票七星彩 如何领取广西双色球的奖金